大银幕与虚拟网络 电影未来会何去何从
发布时间:2020-04-28 03:10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在影城营运成本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,我们终究没能和大家坚持等到复工的那一天。 在影迷罗路的心里,今天是很特别的一天:橙天嘉禾银河影城天津万象城店正式永久闭店。 据统计

   “在影城营运成本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,我们终究没能和大家坚持等到复工的那一天。 ”在影迷罗路的心里,今天是很特别的一天:橙天嘉禾银河影城天津万象城店正式永久闭店。 据统计,截至目前,今年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。

  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,原本备受期待的“最强春节档”急转直下。 为防控疫情,影院复工遥遥无期,电影产业迷雾重重。

   压力之下,以《囧妈》为代表的一部分电影选择网络平台线上放映;而《壮志凌云2》坚持必须在影院上映,曾拒绝流媒体网飞的戛纳电影节同样坚持“宁可改期也不线上举办”。 大银幕与虚拟网络,电影的未来会何去何从?数以千计影视公司倒闭,凛冬已至?“我国有几十万家影视制作单位大都在2014、2015年后成立,大多数没有什么抗风险能力,即使关停了,对行业的影响也很小。 ”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认为,目前传出的“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”这一数字并不夸张,但也无需过分恐慌。 “观影人群没有萎缩,而是在增长,这部分增长的消费需求只是被暂时压抑了。

   疫情结束后,消费会重新释放,目前这种现状没必要过于悲观。

   ”在他看来,目前全球疫情总体不乐观,但毕竟是暂时的现象,对于电影行业的未来仍然要保持信心。 他也呼吁,希望政府为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纾困政策。 “经历过疫情的考验,电影市场可能难以回到原先的高度。 在这段时间里,一些观众已经培养起网上观影习惯。

   ”电影学者葛颖认为,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到电影院复业后,电影院将进入“调整期”,一些边缘性的影院仍将面临生存压力。

   “影院复业后,观众会更加谨慎选择去影院观看的影片,一些大场面电影还是有影院放映号召力,但对于很多中小成本电影来说,未必一定要去挤本来就紧张的院线放映资源。 ”葛颖判断,疫情之后,会有更多中小影视公司思考和流媒体平台合作线上发行,并以此为业务主体。 从院线转网播,是对电影的亵渎?今年春节,受疫情影响电影院关闭,《囧妈》率先转成网播,让该片导演徐峥饱受批评和争议。 疫情发展至今,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版《花木兰》首映后改档,动画片《心灵奇旅》《拉雅和最后的龙》推迟上映。 《壮志凌云2》由今年6月推迟至12月上映,导演约瑟夫·科辛斯基放出狠话:“如果没有大银幕,就不该放这个片子。

   ”在不少影迷心中,在电影院上映是电影最好的归宿。

   26岁的影迷罗路过去保持着每周去一次电影院的习惯,尽管他家地下室里也装上了家庭影院系统,但他仍然认为“不能比”:“影院的屏幕更大、音效更好,身处其中感受到的震撼与面对网络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 面对电脑,我会不停地拉进度条、玩手机、开网页,但在电影院里,我会陷进电影里。

   ”“任何电影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在大银幕放映,电影永远是大银幕的艺术。

   ”独立制片人王磊参与制作的两部电影《气球》和《回南天》都尚未定档,他坦言希望自己的电影进入院线,“影院观影如同在博物馆欣赏原作,这种现场感是不可复制的。

   ”但他同样接受网络放映。 在他看来,院线和网络只是两种不同的发行渠道,并且“网络把发行变得更通透、更便捷,可以触及更多的观众。 ”他说,“电影是大众传播艺术,有更多更广的放映渠道才好。 我们需要这样的多元,观众需要有选择权。 流媒体对电影不是亵渎,创作者应该用包容的心态面对。

   ”院线和网络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?“曾经有人预言电视和影院的关系是你死我活,但事实上两者共存共荣。 我相信流媒体同样如此。 ”在石川看来,未来的电影业将进一步发展目前已经成型的院线、电视和网络“三线并行”格局。 “从院线到网络,不仅是电影分销或发行方式的转变,背后是文化形式、生活方式的转变。

   ”石川说,电影院需要在网络兴起的时代转型。 “疫情结束后,电影行业宏观结构不太会受影响,但目前影院的经营模式相对单一,抗风险能力较弱,需要吸取教训,寻找转型发展的可能。 ”“电影发行未来需要走分众化市场,各种需求的观众都能在市场上找到特定的消费渠道,各得其所。 ”在石川看来,就像市场上有各种口味的餐厅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一样,文化也不能笼统单一地供给,不同的电影都能找到相应的市场。 石川以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为例,其最具特色的并非新片,而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电影,吸引了大量中老年观众,“这些特定消费群体也构成分众市场的信号。 ”他建议倡导多样化的市场形态,满足观众多样化的文化消费口味。

   吸引观众,线上平台必须创新升级近年来,网飞快速崛起,吸引了大量电影创作者与其合作,好莱坞六大影视公司也纷纷发展自己的流媒体平台,开拓线上业务。

   “线上经济已成发展趋势,疫情加速了这个行程。 电影如果还要继续在这个时代生存,顺应潮流很正常。

   ”在葛颖看来,中国还缺少真正的流媒体平台。

   “如果网飞是版,我们的‘优爱腾’只能算,它们还不是一个标准的流媒体,只能叫‘视频网站’。 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独家版权和优质内容的生产能力。

   ”“我呼吁影视行业应多关注电子商务领域,一定会得到很多启发。 ”葛颖家附近有一家大型超市被改造为盒马鲜生,他发现改造之后最大的变化是“优选”,大大提升了消费者的购物体验。 “优选是线上经济的特征,对于电影同样如此,一旦进入线上电影的海洋,需要针对个人喜好为观众挑选电影,这是行业发展需要思考的地方。

   ”他预测,“网络选片人”将会成为电影行业新的职业。 “在影院观影中,观众只能在当日排片中选择,缺少自由;当电影转到线上,资源丰富开阔又会导致选择困难。 这时就需要有公信力和市场影响力的选片行业出现。 ”葛颖注意到,疫情发生后视频网站纷纷做起“线上主题影展”,还有影评人推荐影片。 “现在网络上活跃着很多影评人和影评团队,但还缺乏市场公信力和号召力。 未来会倒逼他们向网络选片行业转型。 ”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